您所在位置: 首页  >   时政新闻 > 正文

江西南昌眼角膜出血怎么办,江西南昌眼角膜医院哪家医院好,江西南昌眼角膜修复手术多少钱

2018-01-24 19:06:11 来源:南宁新闻网―南宁日报 作者:杨 静

5月6、7日,改编自老舍作品的独角戏《我这一辈子》将在大宁剧场献演。自2012年起,方旭先后将老舍的数部作品搬上舞台,从一个演员的《我这一辈子》,两个演员的《离婚》,到三个演员的《猫城记》,再到五个演员的《二马》,他几乎成了老舍专业户。近日,这位中生代导演、演员走进静安现代戏剧谷大师讲坛,与现场观众一起聊老舍,谈戏剧。

文/芝娴

关于戏剧>>>

戏剧这种东西是现场演出,是活人对活人

我觉得戏剧不是一场个人秀,不是才艺表演,戏剧一定是和观众的一种心贴心的交流,是台上台下面对面相互真挚地交流,是需要台上台下共同完成的。每次演出结束要真诚地感谢观众,这些真的不是客套话,台上你再有能耐也就完成了一半,剩下的一半要靠和观众一起完成,如果没有观众的话,那就是排练场,就是自己演着玩。戏剧核心的元素到底是什么,灯光可以没有,美术可以没有,服装道具其实都可以没有,最后就剩两样东西不能没有,演员和观众。没有交流这件事,戏剧就挺无趣的。

从做《我这一辈子》到现在,我一直努力地在开场后十到十五分钟内与观众建立一个良好的交流关系,这之后,这个剧场才能做到我们常说的“演爆了”。因为观众和演员的情绪是互相影响,互相搭着走的。戏剧这种东西是现场演出,是活人对活人,那种气场是扑面而来的,和影像不一样。戏剧在同一时空下,所有东西都是此时此刻此地,所有东西都在你眼前发生的。所以做戏剧的人如果真的扎在剧场十年八年,那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热爱。

关于老舍作品>>>

对于京味,我有一种迷恋

我从一生下来就和姥姥住在四合院,是被所谓的“京味”熏大的。随着年龄增大,对于那种老北京的东西,对于京味,有一种迷恋。

在改编老舍作品的这些年,其实也是让我重新认识戏剧的一个过程,一步一步做下来会有一些想法,对于戏剧的

认识越来越清晰。很多朋友说我越来越有自己的风格了,其实也不能说是个人风格,就是对于戏剧的理解,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想法,都不同。我这么多年做下来,明白一点,戏剧就是和观众的沟通。

从《我这一辈子》起头,我对戏剧的理解和过去传统戏剧有所不同,中国的舞台可以出现一种比较写意的东西,所以在我的舞台上不太喜欢写实的东西,我的舞台上没有出现过实景。那种特别大的景没有几辆车装不了,也可以说我是被逼无奈走到这条路上。

从文学到舞台,一定要找到一个适合它的呈现方式,不在意景是实是虚,形式其实是为内容服务的,从创作者的角度,你要向观众表达什么,这个事你一定要明确的,只有你明确了,你才能为了你的目的寻找最合适的形式。

在我创作《我这一辈子》的过程中,我突然发现在戏剧舞台上独白这形式很好用,观众也能接受,而且这种形式在戏曲中也常被运用。戏剧是台上台下很充分地把想象力发挥到极致,没有人认为台上的东西是真的,但是感情是

真的。

关于表演>>>

表演像打球,我把球打过去,你再打回来

很多演员都有一个表演模式,他认为表演就应该按这个来,我得进入这模式,用这个腔调说所有的话,这样你和大家没法交流,这戏没法看。表演有时候就像打球,我用多大的情绪把这球打过去,你再给我打回过来,这都是当下一瞬间发生的,不能保证每一次的线路轨迹都一样。

有人也问我,方旭你这戏演那么多场烦不烦,你要是说把它做成一个刻录机,那就别演了。要转换一个观念,你要是把演出当作和所有到场观众的一个交流,每次来的观众都不一样,今天观众在这里有反应,和你有配合,明天就不一定有。《我这一辈子》我前后改了五次,中间做了很多调整,其实,一瞬间的东西是观众给的,观众在那一瞬间给你一个反应,说不定你就搭上去了,这创作的过程绝对不是你能凭空想象出来的。到了剧场,观众也会给你意外。

《我这一辈子》剧照来源i时代报)

编辑:蒋卫


更多新闻马上拿起手机微信搜索
nnnews2008
关注南宁新闻网官方微信,小新等你哦~!